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升天奇谭_ 第一章 咸鱼翻身-

时间:2021-06-19 15: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升天教主小说升天奇谭 第一章 咸鱼翻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西南蛮疆有一山脉横贯南北,连绵百里,常年毒瘴弥漫,凡人不敢擅入也;此地先人将瘴气隐去,以“仙霞”二字代之,取名为仙霞山,不知所以者,还只当这山如何祥瑞,其实却是一个极凶恶的所在。

    距离这仙霞山脉一两个时辰脚程,有一隐蔽村落,指山为名,唤作仙霞村,有近三百户人家,乃昔日避难集结于此,生息繁衍好几代矣。

    单说这仙霞村有一小康之家,家主乃一鳏夫,唤作刘能,育有一子刘善。刘善与本村何姓女子婚配,夫妻恩爱,一家人倒也和谐。然事有不美者,结婚五年,何氏腹中毫无动静,问医吃药,烧香拜佛俱皆无果。刘能始急。

    一日,刘能一人在村头喝闷酒,略有疲态,忽有人趁机将桌上酒拿起偷酌了一口。刘能转头看见,原来是村中一落魄闲人,姓钱名大有者,此人极尽厚颜,游手好闲,村人莫不轻之。

    刘能忙以言驱之。

    那钱大有走便走,却道:“汝等不识高人,只待后悔去罢!”

    刘能正闷恼,一时兴起,将其唤住道:“你说你是高人,且说你‘高’在何处?说得出我便请你坐下喝酒,说不出我便捉你去村长处理论,告你偷酒!”

    大有骨碌眼珠,回道:“你便说出一事来,我与你断之,便知我之高也!”

    刘能因有醉意,冷“哼”一声,道:“我刘家三代单传,然我儿与那何氏婚配五年矣,仍膝下无子,寻医问药,烧香拜佛俱皆无果,难道你能与我断之?!”

    刘能之意本在为难大有,却不想那钱大有竟哈哈大笑起来,轻松回道:“这却有何难?”看去竟胸有成竹!

    那钱大有大大咧咧地扯凳坐下,拿起酒壶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咂嘴道:“你儿媳生不了孩子却在你身上!”

    刘能只气得跳将起来,骂道:“好家伙!坏我声名,且让我撕了你的臭嘴!”

    钱大有急忙钻进桌底,慌道:“你还想不想抱孙子咯?想的话,先听我把话说完!”

    刘能方罢手,待他能说出些什么来。

    钱大有狼狈地从桌底钻出来,从新坐将下来,问道:“你且说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刘能愠道:“这与生育何干?!”

    钱大有道:“你不管,说来便是。”

    刘能没好气道:“刘善是也!”

    钱大有听罢,倒拍起手来,道:“这就对了!‘善’音同‘骟’也!乃阉割之意,你为你儿子取了一个如此大凶之名,他如何能生出孩子来?这责任不在你身上却在谁身上?”

    刘能常读些道家书著,倒是被他一番话镇住了,一时竟有些将信将疑,自语道:“人之名号,仿佛语咒,伴人一生,确为重要……”沉默良久,语气缓和下来,对钱大有道:“这名字改了之后,果然能让我抱上孙儿的话,我便大排宴席请你三天!倘若你敢耍我,这仙霞村便没了你的容身之地!——依你之见,我儿该叫何名利生育?!”

    钱大有摇头晃脑,若有所思些时,郑重道:“便叫作‘小有’吧!”

    刘能着恼道:“‘小有’?!你叫大有,他叫小有,难不成你是他爹?”

    钱大有以为他又要来撕嘴,忙护住嘴,道:“非也!‘大有作为’乃指事业,‘小有作为’乃指家室,你且毋须疑虑,倘若他改了此名,三年之内我保你抱上孙子!倘若无效,我钱大有任你处置!”钱大有拍着胸脯,看去一副十分可信模样。

    这陆懒汉一席话,无非想诓刘老汉一顿酒罢了,只是信口胡诌,又以三年之期相限,心想三年后,刘老汉也许早忘了此事,便不会与我计较了,不想那刘能却死马当作活马医,迅速择下黄道吉日,将儿子刘善之名改成了刘小有。

    一年后,不知是刘家诚心感动了上天,抑或是刘小有这个名字果然发挥了神效,那何氏竟然怀上了身孕!刘家上下欢天喜地,敲锣打鼓庆之,刘能果然信守承诺,大摆宴席,将钱大有当作上宾,宴请了三天,还赠与许多钱粮。

    一时间,消息四播,钱大有在村中的地位扶摇直上。钱大有穷怕了的人,如何会错失时机?为巩固地位,力证神力,便做些阴谋勾当,譬如:他先将李家的牛偷而藏之,待李家上门请教寻牛时,便轻而易举讲出牛的所在来;张家有人生病,他便言其家中有冤魂索命,半夜装鬼恫吓张家等等,种种蝇营狗苟,伤天害李之事,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因钱大有“有求必应”,亦常能误打误撞,几成仙霞村的圣人也!求之者众,从此吃喝用度一概不愁。

    而谁又曾想到,这钱大有咸鱼翻身之时,却是刘家倒霉之始!那何氏怀胎十三个月,才将胎儿产下。恰逢难产,何氏失血过多,当日便撒手人寰。刘能父子好哭了一场。

    刘能极珍视这个孙儿,又忙请钱大有为其相面。

    那钱大有身份早不同前,装模作样,被刘家请了三次,才被轿子抬到刘家。他想想这年是庚寅年,又联想起何氏之死,便又是一通胡诌:“我看这孩子面相孤独,乃是白虎星之相,专能克人也!”

    一句话只吓得那刘能连打三个踉跄,哭丧着脸道:“钱大师你可千万要解救解救!”

    钱大有十分为难,道:“天降白虎星,我亦无法。只能帮你取个名字压一压!”

    刘能忙奉上一荷包银两,好言求教。

    钱大有接过银子,颠了颠,懒懒道:“便叫刘小虎吧!他生在虎年,名字里用个‘虎’字,这叫以毒攻毒!”刘能连连应承,忙又是一通千恩万谢。

    令钱大有也没想到的是,那刘小虎果然有些怪异,学语学步皆迟于普通儿童。饶是如此,刘能依旧对小虎呵护有加,亲自教授其读书写字,刘小虎却也学得有模有样。

    一日,其父感念亡妻,在外与友人夜醉未归,小虎去寻,听得一声惨叫,忙循声而去,夜色中有黑影闪动,待走得近时,发现其父已跌死在深沟之中,而黑影早无踪迹……

    刘能将小虎之言转而告之村长,言有人加害其儿,村长却斥曰:“孩童之言如何能信哉!必是酒醉跌死自己罢了。”祖孙二人徒有悲伤。

    白发人送黑发人,刘能痛心疾首。而那钱大有却欢天喜地,逢人便说:“余早说过那刘小虎是‘白虎星’!先是克其母,再克其父,至亲之人无一能逃!”

    果如其言,刘能八十岁生日时,祸事再起。小虎听信人言,以为甘草与鲤鱼同煮味美,并不知二物相克,乃烹之献与刘能。不想,刘能只食一口鱼肉,便口喷黑血,暴毙而亡。刘小虎控人陷害,言有人教唆其用甘草与鲤鱼同煮,钱大有恨之,骂曰:“你乃白虎之星,杀人乃是本性,何需人陷害?”

    原来那钱大有为证“白虎星之言”不虚,前番埋伏路边将小虎之父以石击打而死,推进阳沟,制造意外摔死假象,扬言小虎克死之;刘能之死亦属钱大有精心策划之:他先买通小虎玩伴与小虎言甘草与鲤鱼同煮味美,然甘草与鲤鱼相克,人食并不足以致死,钱大有继而潜人在鱼中投下pi霜,人吃如何不死?刘能之死自然又可归为“白虎星之言”。

    刘家虽与钱大有并无大仇怨,但顾及声名,钱大有决心将刘小虎杀之灭口以防万一,于是四播谣言:“白虎作害,村人危险矣!”因危及自身,仙霞村人始慌,聚众商讨处置“白虎星”刘小虎。

    村民们将刘小虎捉住,绑在柴堆上欲放火烧死。

    钱大有身着道袍,左手握铃,右手持剑;村人举着火把,只待钱大有一声令下便要点火,刘小虎命在旦夕!钱大有摇铃对天祷告一番,又将几道灵符戳在剑上,绕着柴堆一阵乱跳。

    一会儿,天上居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众人皆以为钱大有法术灵验。

    钱大有激动道:“天收白虎也!”

    那钱大有剑指长空,正要下令放火时,却不想忽然从那乌云里打下一个炸雷,正好落于柴堆旁的古树上,几根枯枝应声落下,只将钱大有吓得屁滚尿流。

    瞬时,大雨倾盆。

    众人忙冒雨去挪动树枝,幸而压在钱大有身上的枯枝只有碗口大小,钱大有只受了些皮外伤。

    旁有村民道:“这白虎星邪性得很,我们要点火烧他,这会儿却下起大雨来,这莫不是上天要饶恕他的意思?”

    尽管钱大有希望刘小虎登时毙命,然而那雷打下来却也蹊跷,倘若强行为之,恐怕村民不服,斟酌一番,向众人道:“既然刘小虎命不该绝,我们也不应该逆天行事。”

    旁有钱大有跟随的小厮道:“难道就这么放过这该死的白虎星?”

    钱大有淡淡地笑了笑,“我们不能处置这白虎星,难道上天亦不能处置这白虎星么?”

    小厮疑惑道:“您的意思是?”

    钱大有笑得更惬意了,他朝刘小虎斜睃了一眼,那看似不经意的眼神,直让刘小虎打了一个寒噤,钱大有意味深长地道:“仙霞山鬼斧神工,可为上天之代表;上天不让凡人插手白虎星一事,自然是想亲自处置他,我们便顺从天意,岂不省心?”

    此言一出,全村人也笑了起来,这笑,发自内心,源于对钱大有五体投地的敬佩:还有什么惩罚可以比得上将一个大活人丢入满是瘴气毒雾、恶禽猛兽的仙霞山更解恨的呢?还有什么惩罚可以做得到如此名正言顺的呢?

    小厮忙附和:“大师果然高明,入山前须得把这小子五花大绑!”

    钱大有却向小厮摆了摆手,道:“不急。”然后东张西望一番,朝着刚刚从树上掉下的枯枝走了过去。他望望天,又望望枯枝;望望枯枝,又望望天,若有所思,低声数了数:“一、二、三。”陷入沉思,忽道:“刚有三根树枝落下,这是上天给我的指示,看来这白虎星阳寿未尽,须得等老天爷忙完这三年,我们再将这白虎星押入仙霞山,贡献给上天。”钱大有心想,姑且留下你三年,再暗中谋划,只让你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钱大有一番规划,看似合理合情,引得众人一片叫好。

    小厮忙又道:“既如此,我们须得建造监狱,将他关押起来!”

    钱大有瞪他一眼,道:“他不过一个九岁的孩子,周围有仙霞山阻隔,难道还能跑得出我的手心?”

    旁有村长与刘能生前有些交情,人虽懦弱却仁慈,因感念刘能生前之谊,忽道:“钱大师所言极是,倘若将其监禁,还须着人看守,耗费人力,不若将其借与我,由我监管,为我做些粗活。”

    因村长平日治病救人,有些威信,钱大有只能应允道:“这也好。三年之后,我只问你要人罢了。”

    自此,刘小虎便跟在村长身边,为其驱使。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