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开封府小饭桌_ 83.083-

时间:2021-05-28 16: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鱼七彩小说开封府小饭桌 83.083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防盗说明在文案,提高订阅比例或等72h可看正文, 感谢理解么么  展昭:“当时公孙先生想到这事了, 检查挎刀、腰牌等物都在,并无遗失。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当时孙桥的反抗令他慌乱, 因急着逃走而忘了拿东西。”

    “或许是他拿了你们不知道的东西。孙桥身亡时身穿吏服,他明知孙桥的身份还敢杀,便不会因为着急走就不拿东西,孙桥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被他取走了。”赵寒烟自责道,“怪我脑子不灵光, 竟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不怪你, 你是个厨子, 本就不该负责这些, 是我的失职。”展昭笑着纠正道。

    “她妹妹失踪后不久岳父就身亡了,听起来很有些蹊跷。考量到杀猪巷的案子并非欧大春第一次杀人, 我觉得这地方可以细查, 再有他老家的妻子也是个突破口。”

    展昭一一记下,转即问赵寒烟:“你在破案方面很有天赋,你若真只喜做饭我就不说什么了, 但有案子时你会观察、琢磨, 很用心地去想,看起来你不像是不喜欢这个,那为什么又不做?”

    赵寒烟怔住, 疑惑地望向展昭, “是么?”

    虽然嘴上这么问, 但赵寒烟心里其实已经有答案了。她表现得确如展昭所言那样,在很感兴趣地观察、思考和分析……她看起来很喜欢做这些,这是她自然状态下最真实的反应。当初或许真是因为父母硬逼她选择学医的关系,她为了证明自己就去单纯地反抗‘家长制’。家长所有的安排她都讨厌,即便是心理学很可能是她所爱,她也把其归类在‘不喜欢’。

    现在想想,烹饪确实是她的兴趣所在,心理学也令她着迷。赵寒烟开始自我疑惑,忽然发现自己说不清楚更喜欢哪一个了。

    展昭见赵寒烟处于失神中,知这件事似乎戳到了她什么,遂也不再多问了,客气告辞。

    秀珠缓步凑了过来,轻唤了一声赵寒烟,“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

    “走,回去睡觉。”赵寒烟决定不想了,痛快地起身,拉着秀珠回房。

    ……

    次日天刚蒙蒙亮,展昭就和公孙策准备重查孙桥的尸体,检查是否有东西遗漏,守门的衙差就送来了一封信。

    公孙策接信后,用手捏着就感觉里面的东西不对,撕开信发现里面放了个一寸见方的红布包裹的护身符。

    公孙策把张凌叫来,问他是否眼熟。

    张凌瞅了两眼,恍然想起什么,点头道:“好像是他母亲上个月去庙里上香给他求的平安符。”

    公孙策把护身符交给赵虎,令其立刻跟孙桥的母亲确认。两柱香后,赵虎带回了确定消息,护身符正属于孙桥。

    公孙策自此期间早盘问过了两名守门的衙差,皆说早上开门的时候信是从门缝里掉了下来。因信封空白没有署名,故觉得奇怪,就赶紧送来了。

    这时候展昭也从客栈那边回来了。

    公孙策:“怎么样?”

    “监视欧大春的那几名衙差皆眼睛不眨地盯着前后门,一晚上没有过动静。”展昭皱眉道。

    “这就奇了,他若在家,是谁送的这封信?”赵龙在旁,闻言后疑惑不解,“莫非凶手不是他?”

    “许有帮手。”展昭猜测道,“大人一早上朝,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先生和我既然都没有主意,不如问问赵小兄弟,看看他有什么别的想法。”

    “总因为案子的事麻烦人家赵小兄弟来回跑也不好。”公孙策赞同,但让展昭直接去厨房找人问便是。

    展昭应承,依言到厨房找赵寒烟,却没见到赵寒烟的身影,只见其丫鬟秀珠和春去春来兄弟在灶台前后忙活。

    三人见到展昭,都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展昭笑着示意来旺等人继续,只唤来秀珠问话。

    “你家公子呢?早上他不做饭了?”

    “刚做了花馒头放进锅里,收了一封信,出去追人了。”秀珠说话的时候看了眼后门的方向。

    信!?

    展昭立刻警惕起来,不等秀珠把后面的话说完,就紧抓手里的刀紧接着追了出去。

    出了后门,展昭左右巡看,见赵寒烟一个人捏着信站在距离他十丈远的街西头。当下街上除了他二人,再没有别人。

    赵寒烟转头看着展昭,这时候东方的一缕晨光刚好照在赵寒烟的脸颊上,一抹淡笑在暖阳的晕染之下,甜到了人的心头。这令展昭恍然想起昨晚吃炸粉饺,那口感沙细清甜的红豆馅料,几乎把人心甜化了。

    “你怎么来了?”

    展昭回了神,他知赵寒烟能笑得出来,就是没事,但嘴上还是问了,“听说你收了封信,有些担心,便来看看,你可安好?”

    “安好。”

    赵寒烟垂下眼眸,长睫毛微微颤动,在眼下形成了一道弧形的阴影,配着她含笑的红脸颊,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我收到一封挑战信。”

    展昭接过信打开一看,信纸上歪七扭八写了一行字:你不配做开封府厨子,和我比试,输了请走。

    “是谁?”展昭问。

    赵寒烟摇了摇头,“没抓到人。”

    展昭本以为信和凶手有关,这会儿看肯定不是了,才刚绷紧神经自然也放松下来。“你得罪了什么人,还给你下战书?”

    “我看不像是我得罪的人,”赵寒烟久居深宫,这才出来没多久,怎可能有人针对她,“我觉得这人倒更像是跟你们开封府有关系,信上故意强调‘开封府厨子’。”

    “是么?”展昭又看了一眼信,“可能吧,不过我一时想不出来是谁。”

    “不急,他说要和我比试,早晚会现身,”赵寒烟不紧不慢道,“我等着就是。”

    既然没什么大事,展昭就不纠结赵寒烟那封信如何了,赶紧和她讲了刚刚他们收信的经过,以及昨晚欧大春那边的情况。

    “我们怀疑欧大春有同伙。”

    “不大可能有同伙,他这种人面上看似随和,但骨子里性子孤僻,极爱干净,该是不喜和他人太过亲近。他连妻儿都不带在身边,怎可能容忍得了另一个人跟他一起做秘事,以至彼此牵扯分不开?除非会有一个跟他差不多性子也极爱干净的人,这种可能很渺茫,我更偏向认为是他自己送的信。”赵寒烟分析道。

    “但昨晚监视他的人确实没有见到他出门,除非……”展昭皱了下眉,“有密道?”

    “肉铺邻近的两家铺子都在做什么生意?”赵寒烟问。

    “一个是酒铺,另一个是鞋铺。”

    “仔细查一下鞋铺。”赵寒烟道。

    展昭本想问为什么一定是鞋铺,转即才反应过来,鞋铺做鞋用的皮子极有可能是从肉铺那边而来,两厢关联的可能性更大。

    展昭对赵寒烟拱手,“赵小兄弟七窍玲珑,颖悟绝伦,令人佩服。”

    “多谢!”

    能被著名的南侠展昭夸奖,赵寒烟还挺有成就感,小小满足了一下后,该要做饭还是要做饭。早点把传统菜的基本功练好,研究几道名震全国的大菜,那才叫真正的有成就感。

    赵寒烟和展昭的作别后,干劲十足地回厨房干活。

    隔日,展昭等人终于从欧大春的妻子口中盘问得知欧大春的岳父并非是普通的生病而亡,而是一夜暴毙。当时欧大春的妻子怀有身孕,她未曾亲眼见过尸体,当时欧大春对妻子解释说是裘海中了马上风而亡,因有些丢人不好外传,要对外说生病而亡。也说为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好,才没叫她去见父亲的尸体。

    因欧大春的妻子算是在孝期有了身孕,想保住孩子,就要使钱给官府,把原本的入赘改成了正常的嫁娶,这样出嫁女儿便可不必为死去的父亲守孝而不能生子。裘氏是独女,欧大春也算名正言顺的继承了裘海的所有财产,随后带着钱去京城做生意。虽说此后的日子欧大春在银钱用度上不曾短过妻儿,可再也没回过家,也没再见她们妻儿一眼。

    展昭和公孙策等人听到这些讲述后,更加怀疑裘海死因另有蹊跷,当即带人去挖掘裘海的坟墓,重新验尸。一行人到达方圆县,挖坟开棺之后,清晰可见尸身脖颈骨处有数道刀痕,可十分确定裘海就是死于利器割喉。

    展昭随后带人将欧大春缉拿归案,并在鞋铺的地窖找到了通往肉铺后院枯井的密道。再盘问鞋铺‘掌柜’,方知原来这鞋铺也是欧大春所开。

    “你父亲身亡一月之前,欧大春的妹妹突然失踪,这其中可有别的隐情?”包拯拍了惊堂木后,询问堂下的裘氏,也正是欧大春的妻子。

    裘氏落泪道:“大人明鉴,民女真不知情。那天夫君突然我说他妹妹失踪了,我知他们兄妹素来感情要好,想帮忙多求些人找,他却说不用了,还叫我不要管此事。”

    既然赵小兄弟执着做饭,包拯也不好强求,他和公孙策互相看了一眼,就点头作罢。其实也确如赵小兄弟所言,他人就在这,等他们需要的时候叫他一声就是了。不过确实有些奇怪,至少在外面多数人看来捕快该是比厨子体面些的活计,但赵小兄弟却看不上。但转念再想,自古以来有才华的人都有点怪,赵寒小兄弟本来就见识不简单,估计也可能是一位怪才。

    包拯笑道:“也罢了,如此也好。”

    ……

    燕语鸠鸣,蝉声阵阵。

    初夏一过,迎来了盛夏,天气渐渐转热,东京地界眼看就要到了雨季。

    开封府至今还没有查到蓑衣凶手的真实身份,接连数日,展昭率赵虎等人兵分六路在整个东京城进行排查。一是找目击证人,二是找可能犯案的凶手,前者或许还有一些可能,后者则跟撞大运一般。

    第七日,大清早就见天盖厚厚的一层乌云,黑压压得迫人透不过气。人在地上走,觉得天上的黑云随时能要砸下来一般。

    “看这天,势必要下一场大雨。若真如小厨子推断的那般,很快就会出现下一名受害者。”展昭推窗看天后,皱眉对身边的公孙策道。

    公孙策也踱步到窗边,情绪难逃忧愁。

    至晌午,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开封府绝大多数衙差都被放出去巡街,不过用这种方法去防范凶手犯案,就犹若大海捞针一般。

    “包大人呢?”展昭问。

    “在书房,”公孙策徐徐道,“陈州来信,大人看过之后脸色一直很沉。”

    “什么事?”展昭关切再问,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陈州遇灾,圣人前些日子已然下旨拨粮赈灾,这时候包大人从陈州接到来信,极有可能与陈州的灾情有关。

    公孙策摇摇头,低声对展昭道:“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话音刚落,二人就见包拯穿着一身朝服面色严肃地走过来。

    “我要进宫一趟。”包拯说罢看着窗外,“下雨了,但愿不会再有无辜者命丧蓑衣凶徒之手,开封府这里还要劳烦公孙先生和展护卫镇守。”

    公孙策和展昭双双恭敬应承。

    ……

    踏云巷,普旺茶楼。

    因巡街到半路下雨了,开封府的衙差张凌带着他四名属下躲到茶楼内吃茶,还特意要了干果点心边吃边聊。

    “张哥,展护卫让我们巡逻,咱们在这躲雨合适么?”

    “有什么不合适,偌大的东京城上哪儿找线索去,再说我不说你们不说,谁知道我们在这躲雨。”张凌理直气壮道。

    “张哥,想好怎么处置那小厨子没有?”孙桥笑问。他素来和张凌的关系最好,没少在张凌那里得便宜,人送外号‘张凌的小狗腿’。

    “什么小厨子?莫非是小饭桌那边新来的那位厨子?”另一位衙差好奇问。

    “对。”张凌不爽地把一颗花生仁丢进嘴里,嘣的一声把嘴里的花生狠狠咬碎,“早想好了,不过这些天我不当值的时候,小厨子几乎都在厨房,在府里我没法动他,我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不好当众在府里惹事。”

    他的贵妃姐姐还指望他在开封府混出名头,可以与众不同,从小做大,他当然不能在开封府里惹事。

    “那好办,咱们想办法把小厨子骗出来。”孙桥提议道。

    “我看算了吧,这事儿要是回头被公孙先生和展护卫知道了,你们两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张凌啪地拍桌站起来,眼睛狠狠地瞪着同桌的几名衙差,“你们想去告状?”

    余下的三名衙差纷纷摇头。

    “那你们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张凌指着他们,警告道,“告诉你们,你们谁敢把我的话告上去,我张凌从今以后就和他势不两立,把他折磨到死。”

    “不会,不会,他们肯定都不会说。”

    孙桥忙笑呵呵地劝慰,拉张凌坐下。而刚刚嘴欠的衙差则低下头,不敢吭声了。

    几个人继续吃吃喝喝地闲聊,张凌被孙桥恭维地直乐呵,另外三名衙差倒没这兴致,但面上还是赔笑应和,叫人看不出端倪。

    这时候茶楼进了人,店小二乐呵地去招呼。

    “你们这的每样点心给我来六块,分别两份,包起来。”声音略低沉,透着愉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