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绍宋_ 第七十九章 梳通上下(上)-

时间:2021-05-28 11: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榴弹怕水小说绍宋 第七十九章 梳通上下(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阅兵与分发赏赐毫无疑问是个力气活。

    从高高在上的官家、相公、太尉,到下面的大头兵,大家都很辛苦,因为每个人都要做一些大量的重复性的工作。

    当然了,下面的士卒或许心情会好一点,因为他们获得了真金白银的钱帛赏赐。

    相对而言,从赵官家的角度来说,他本该有些精神上满足感之类补偿的……譬如数万得胜之师,齐呼万岁,官家打马横向行汴黄之畔,豪气自生,所谓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这是胡扯!

    说句实在话,经历了这么多次战场,尤其是鄢陵之战七八万部队大总攻的场面都见过了,赵玖对这种阅兵也没啥感觉了,一上午加一中午下来,就是觉得累。

    而宰执们外加都省、枢密院的官吏们就心情更不咋地了……因为他们是撒钱的,眼瞅着钱帛几乎一空,谁心里都有点虚。

    其实照理说,大宋肯定有钱的,东南、荆襄、两淮、巴蜀都保住了,而且靖康之变中冗官、冗军,外加皇室的浪费问题也都被女真人变相解决了。那按照以往经验,剩余这些地方,只要运输接上来,供养这御营二十来万的军队当然没问题……淮南两路,一年下来光绢帛就百万计,是假的吗?

    但是,也要看到眼下河南一空,东南未靖的现实问题……如果东南不能迅速安定,财政还是会出问题的;至于河南这里,说句难听点的话,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所以,这一拨襄阳、南阳积攒的钱帛全砸出去以后,上下不免稍微有些不安。

    不过,还是得说,这种不安本质上是一种进步……之前赵官家让人在亳州刮道祖金身的时候,在顺昌府行在百官一起分两桶‘江侍郎’的时候,那叫一个山穷水尽,反而没看到有什么不安的。

    而现在这种不安,很明显是因为大宋重新有了正经朝廷的样子,按照运行正经朝廷的思路继而衍生出来的特定烦恼。

    至于说昨夜大闹御前的几位帅臣,不知道为何,今日一个比一个老实。

    当然了,该装的也没少。

    韩世忠挂着一个玉带,挺胸凸肚,被官家带在身边一起检阅全军,却几次三番在赵官家上下马之际上前主动为官家牽马;张俊不知道听了谁的劝,居然将昨夜收到的蜀锦分出一半来,赏给了此番作战辛苦的自家部众;李彦仙将‘中流砥柱’的旗帜早早挂起,坐在旗子下面宛如木雕……

    而岳飞和王彦,以及王德、闾勍四人就只是老实了。

    且说,这里面是有缘故的。

    按照赵官家昨日到来后在城南的那番言语,虽然还未具体落实,但这几个大将之中,前三位是没有任何质疑的,而且排序明白无误。

    韩世忠是少保加两镇节度使,位列第一;

    张俊是少保加一镇节度使,显然是第二;

    李彦仙只是一镇节度使,但他身上还有一个不在武阶序列的永兴军路经略安抚使,而永兴军路目前一半都还在大宋控制区内,这个意义可比岳飞那不三不四的镇抚使,以及王彦敌占区的制置使强太多了,何况他还是御营中军都统制呢?

    所以,李彦仙毫无疑问是第三。

    但再往后,王彦、岳飞二人的排序,赵官家为了保护岳飞,其实是刻意模糊处置,没有过多讨论的,也就是所谓四大天王一定要有五个的感觉……故此,今日阅兵,基本上就是前面三人一边老实一边装,剩下四个只是老实,甚至昨日最闹的王德今日颇有点装死的意思。

    总而言之,这场在河阴城北、黄河以南举行的盛大阅兵典礼,因为身份不同,众人虽说不上各怀心思,但姿态也都截然不同。

    不过,今日的主角并非是这些人,今日的戏肉也不在从上午持续到中午的盛大阅兵之上。

    下午时分,阅兵平安结束,虽然酒肉并不充足,但还是尽全力举行了全面的宴会……犒赏、犒赏,一顿好吃的总是免不了的。

    而赵官家本人也在阅兵台上,公开举行了御宴,和昨夜小宴不同,这次军中统制官以上,包括赵官家之前点名提拔为统制的牛皋,以及岳飞部那几个被压在统领一级的将军,如李逵、汤怀、李宝、李璋等人,全都得以在御前宴饮。

    官家居中,宰执在左,帅臣及御营都统制王渊在右,内侍省押班与御前班直正副统制侍立,然后六部九寺五监六院主官、翰林学士、御史台要员随宰执而列,数十位各部统制官、统领官随帅臣而排……林林总总,只是些实权文武,竟也有上百席。

    若是完颜挞懒杀个回马枪,一个猛安潜渡黄河,然后又穿越了连绵几十里的军营,最后真成功突袭了此处的话,怕是大宋真就要亡在这河阴了。

    酒过三巡,为天子寿,为大胜贺,为宗相公悼,众人酒意微微,却又显得有些拘束。

    因为接下来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按照酒宴规矩,御宴当有歌舞、杂技、相扑,文臣居多时自然还要有诗词,武将居多时自然要有昨日那般折腾。

    至于今日大宴,本该样样不缺的。

    但说实话,之前赵官家一首《青云案》压遍古往今来元宵词,文臣们谁还敢擅自卖弄文采?昨日那七位帅臣如此折腾,今日早已经老实,下面那群统制官、统领官又有谁敢如何?

    至于杂技、歌舞、相扑……靖康以来,谁还见过?

    难不成要等王德王太尉喝多了,邀请韩太尉家中的梁夫人过来舞一曲?然后不管成败,歌舞和相扑总是能见上一个?

    当然了,赵官家不是那般小气的人,他既然准备如此大宴,自然也有节目奉上。

    “官家有口谕,军中乏舞乐,当以相扑助兴。”瞅准时机,押班冯益忽然上前,扬声宣告。

    检阅台上一时惊叹声连连,然后几乎人人振奋。

    且说,相扑在大宋向来是上下皆宜的流行运动,不仅民间喜欢,文人、贵族和皇室也都喜欢,到了后来全盛时期,几乎每有御宴、国宴,都要有专业的皇家相扑表演。而正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表,靖康前,已经发展到贵族、豪门、大户,甚至文臣府上,几乎家家都豢养相扑手的境地,平时出席宴会,身后一排相扑手并列,随时出战,为主家争得脸面。

    不过,这其中,必然还是皇家豢养的御前相扑手最为出众。

    回到眼前,今日检阅三军,军营之内,文武汇集,还有什么比赵宋皇室的相扑表演更合适的助兴节目吗?

    于是,此言既出,几乎人人翘首以盼,准备看看官家这一阵子在东京到底收拢到了什么水平的相扑手?

    夯土而成的检阅台,之前为了方便检阅,本身就有阶梯层次,天然形成了一个所有人不必起身便可一起使用的观赏台,而随着冯益言语,很快,就在检阅台的前方平地上,立即便有数百御前班直振甲涌上,大略围起了一个场地。

    众人愈发振奋,因为这本是御前相扑的姿态,以往皇室举行相扑,都要外围甲士,竖旗立鼓,然后说不得还会许围观达官贵人当场下注,然后胜者非止得钱,说不得还有赏官,败者也无忧,因为自有官家替败者掏钱。

    不过,仅仅是片刻之后,在场文武便齐齐变色,因为杨沂中亲自下场带来了一群特殊的‘相扑手’……初时,还有人以为是看错了,但随着无人敢轻视的杨统制上台行礼汇报,所有人却都再无怀疑,部分东京留守司出身的统制官们甚至个个有些惊惶起来。

    “官家!”

    杨沂中俯首而拜。“逆贼张遇及其部军官三十人俱已带到。”

    不远处,整个军营依然处于喧嚷之中,但御驾所在的检阅台上却已经鸦雀无声,几位相公微微蹙眉,相顾思索,却因赵官家未道明原委,所以并着急劝谏。

    但可以想象,如果赵官家没有任何理由就真要当场做些掉份子的血腥之事,譬如强迫张遇和其部属互殴取乐,而非明正典刑,那不止是他们,此间上下文臣,都一定会出列抗议!

    而且,官家难道不知道,这张遇乃是东京留守司出身,死便死了,如此场合来做文章,反而会让东京留守司诸官心生疑惧吗?

    正在整编之时,对于这些军头本该不做额外刺激才对。

    “将人带上来。”阅兵完毕,换成了那身大红常服的赵官家一脸平静,却是直接应声。

    杨沂中回头只是一招手,便有甲士将系着绳索的几十人给扯到台上,为首一人正是前东京留守司统制官,一窝蜂张遇。

    而张遇上得台来,浑身污秽、狼藉不堪,再往日威风,却还是强做镇定,仰头不语……其实,这是他自己心里明白,真要是有活命机会,他肯定会直接跪倒,借着台上许多东京留守司同僚旧人的好处求一条命的。

    然而,这不是南阳一战的罪责摆在那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自己注定没个好结果吗?

    身为官军,却清洗了城中抗金文武,开城降金,直接坏了五河防线;降金之后,裹挟城中士民,驱赶他们去围攻大宋官家所在的陪都,而且屡次与南阳官军正面交战;败退之后,狼狈西走,却遭遇哗变,又为西平翟冲所破,兵马也为之一空……此战种种,他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性。

    只是不知是什么死法罢了!

    “你就是一窝蜂张遇?”赵玖平静问道。“南阳城驱民填沟,后又造了甬道的那个?”

    张遇看了眼座中那个大红袍子的年轻官家,一声不吭。

    “你这人,还有你这些部属,本来罪不可赦,但今日朝廷阅兵犒赏,却未尝不能与你们一个机会。”赵玖并没有理会对方的无理,也没有理会左侧无数竖起眉毛准备出列的‘诤臣’,而是继续自顾自言道。“朕听说,你在你军中,驱士民为卒,士民不许,你便要他们两两互搏,以定生死,然后死者弃地、生者为卒……朕今日当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

    张遇终于动容,却又有些难以置信之态,其人身后三十名军官也都面露喜色。

    文官们各自讶然,他们不是不想劝谏,而是一时反转……原本是想劝赵官家不要过于掉份子之类的,此时却担心这张遇万一能活,反而弄巧成拙!

    难道因为赵官家一时兴起,便使得如此卑劣逆贼得以偷生?

    这事太过分了!

    只是,今日不知为何,所有人都存了几分小心,不到赵官家最后说出生得赦这些定论,居然无一人出列,尤其是他们看到此番随官家一同来河阴的御史中丞胡寅、翰林学士林景默这二人都束手无言后,就更是存了个小心。

    而就在下面文武各怀心思之时,赵玖却已经指着张遇身后众犯相询:“尔等三十人,乃是朕让杨统制专门挑出来的,皆是张遇用那法子选出的人,都经过一次这等事,应当知道规矩吧?”

    这群张遇部军官自然叩首以对,却又截然不同,有人纷杂求饶,有人却口称圣恩,而张遇也稍露笑意。

    “那就下去吧!”赵玖也不再耽搁,而是挥手斥退。“你方三十人,算是一窝人,张遇自是一窝蜂,这一窝蜂与一窝人,今日只能有一方活下来……活者得赦!”

    此言一出,检阅台上,人人色变。

    文官们和大部分武官皆是交头接耳,俨然是一番‘果然如此’之态,甚至有人笑出了声,那三十人则是大喜过望,不过也有部分武将,尤其是那些东京留守司出身的武官,不由面色凛然,继而小心起来。

    当然了,张遇本人也是面上瞬间没了血色,他有心趁机在这台上喝骂两句,壮些血涌之气,但刚要开口,与他拴在一起的那三十名部下便迫不及待往下方而去,居然将他生生拽倒,然后硬是拖着他下了检阅将台。

    待下了台,入了甲士阵中,自有班直将一些短刀、匕首、棍棒投下,那三十人或得了兵器,割开绳索;或来不及去抢兵器,直接连着绳索便将张遇按住。

    然后众人一拥而上,宛如群狼噬肉,几乎是片刻之间,便将这一窝蜂给捅成了蜂窝!

    而张遇从头到尾,都不及说一言,喊半声,便沦为一块烂肉。

    三十人得以赦免,归为军隶,自是感恩万谢而去,而地上那块烂肉却不免影响大家食欲。

    三十人须臾散去,将台上却陷入了诡异沉默之中。而片刻之后,正当东京留守司统制官马皋在几名同僚的目光交流之中一时按捺不住,准备出列上前之时。忽然间,他身侧一人却比他更早咬牙出列。

    众人看去,却正是东京留守司统制官王善……然后,各自心动。

    “王卿有话要说?”赵玖似笑非笑。

    “官家!”春日午后渐渐起风,王善额头汗水微沁,却是勉力相对。“官家,张遇罪过极大,落到这个下场,也是这厮活该!但昔日他也是与臣等称兄道弟之人,既然死掉,臣想为他收尸!”

    “你倒是颇讲义气。”赵玖轻声感叹,却又看向了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的万俟卨。“万俟卿也有话说?”

    “官家!”

    万俟卨赶紧出列来到王善身侧,拱手行礼后便昂然相对,望之正气凛然。“臣以为王统制所言荒谬至极,张遇这贼厮,本罪无可赦,而其人逼迫良家士民生死互殴,驱赶百姓填沟为一棍汉,却已经违逆人道,堪称惨绝人寰……故依臣看,今日官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称绝妙,但犹然不足!正该悬其尸,传送诸军,以为后鉴!”

    王善张口欲言,却无声息。

    而万俟卨一言既落,却又接连不断,器宇轩昂:“非止如此,如王善等辈,昔日为贼,亦多有军纪不治之恶,虽后有招抚,不该再行追究,但今日为如此恶贼回护,显然贼性不改,臣以为当罢其军职,贬为庶人,以儆效尤!”

    王善赶紧下跪低头。

    而周围人听着,四位宰执带头,个个坐在位中,宛如木雕,引得所有文臣各自凛然。另一边,几位帅臣面面相觑,有心想开口,却在偷瞥了一眼赵官家后,各自老实如常,而见到自家主帅无语,韩、张、李、岳、二王等部,也都纷纷肃然。

    唯独一波没了头绪的东京留守司诸官,在交换了许多眼神之后,愈发惊恐,然后马皋带头,除了郦琼以外,十几名统制一起出列叩首,却是为王善求情,惊得对面权邦彦和郭仲荀几人一时惶恐起来。

    赵玖微微失笑,刚要说话。

    却不料,万俟卨丝毫不惧此等场面,反而继续凛然相对:“官家!切不可为这些军痞所惑,据臣所知,马皋等十统制,在国难之时,不思出军营救韩太尉,反而私下联络,共退兵合流于扶沟,然后结为异性兄弟,相约同生死、共富贵……官家,他们心存不轨!”

    风起旗扬,将台之上愈发安静,下跪诸统制中,居然有人本能去摸腰间,然后才忽然醒悟,面圣宴饮,兵甲俱除,而与此同时,台下台上,御前班直们倒是人人披甲执锐,和左右文武一起,冷冷看着这群人。

    PS:感谢新萌云哥的fans……这是本书的第六十六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